????“死者的身份呢?”

????白研良忽然問到。

????楊萬龍的臉色有些難看,說到:“她的頭沒了,身上也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,目前除了她是女性之外,別的我們都不知道。”

????“不。”高飛打斷了楊萬龍的話,認真地說:“死者是一名女性,年齡在十九到二十三歲之間,測過骨齡能更加精確,職業的話……應該還是個學生。”

????大家驚訝地看向了他,高飛是入行不久的新法醫,平日里看起來性格也不太沉穩,所以雖然做事挺認真,但難免給大家留下一些不靠譜的印象。

????不過這次,他的表現倒是挺亮眼。

????“十九到二十三歲的話,那就是大學生了。”楊萬龍看了一眼高飛,并沒有因為他打斷了自己的話而生氣,而是皺著眉頭道:“業城城內就有五所大學,城郊還有十來所,最關鍵的是,現在是年節假期……”

????這時,高飛又舉起了手,說道:“那個……學校的話,應該是江南區的業城醫科大學。”

????“你到底從哪里看出來的?”林菀憋了半天,終于問出了這個問題,這個年輕的法醫貌似在這方面知道得特別多。

????大家也都挺好奇的。

????高飛指了指死者衣服上的一個月牙形小掛飾,說到:“這個東西,是業城醫科大學發的紀念品,只有年節期間,提前歸校的人才有……”

????說到這里,高飛取出了一串鑰匙,上面也拴著這樣一個月牙形小掛飾,不好意思地說到:“其實……我是業城醫科大學畢業的。”

????原來是這樣……

????那這么說,死者是業城醫科大學寒假期間提前返校的學生?

????楊萬龍當即拍板做出決定:

????“林菀,高飛,你們去業城醫科大學,務必弄清楚死者的身份!”

????然后,他又看向了白研良,和藹地說到:“研良啊,你也去,順便……”

????他朝白研良招了招手,似乎有別的什么要交待。

????白研良湊了過去,只聽楊萬龍說到:“……順便幫你楊叔去看看芷蓉,就是我那大女兒,她也提前返校了,就在業城醫科大學……”

????楊一一的姐姐?楊芷蓉?

????原來她在業城醫科大念書啊……

????白研良點頭應了下來,說到:“可是,我沒見過楊芷蓉。”

????楊萬龍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到:“沒事!等會兒我發張照片給你。”

????他都這樣說了,白研良自然也沒問題了。

????楊萬龍拍了拍巴掌,大聲道:“一隊繼續走訪周邊,調取監控錄像!二隊給我繼續翻街心公園,爭取找到線索!其他人……收隊!”

????……

????白研良又體驗了一次坐警車的感覺。

????上一次還是十年前了,而且那次他被銬得很嚴實,頭上也被蓋著一件衣服。

????“白,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呀?”坐在副駕駛位的高飛忽然問到,今天白研良被楊隊邀請來現場著實嚇了他一跳,這家伙現在才想起來和白研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已經一個月了,還不知道對方的職業。

????開車的林菀雖然一言不發,但目光也掃向了后視鏡,看向了白研良。

????白研良想了想,說到:“犯罪分子……和……sī jiā zhēn tàn吧。”<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二分时时彩一期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