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霧集發生的事李慕等人自然不會知道,事實上,現在他們已經被白研良的說法弄得有些迷糊了。

????“等等……白先生,你的意思是,我們遇到的各種詭異情況,都是錯亂后的時間?”

????李慕眉頭緊皺,疑惑地問到。

????白研良點了點頭,說到:“嗯……聯系剛才大家說的情況,應該是這樣。”

????“死亡前一天還被人看到過的李老四,第二天就高度腐爛。本該存在于一年前的窗戶,忽然能被余笙再次目擊到。”

????說到這里,白研良看了一眼余笙:“你pò jiě掉必死之局也很有意思,雖然思路有問題,但方法是正確的,那只鬼并不和我們存在于同一個時空,它需要翻越窗戶進來正說明了這一點。它出現時有窗戶,而積雪村的窗戶是去年封上的,所以……我們可以理解為它當時站在一年前的過去在看現在的余笙,翻越窗戶的行為看似簡單,其實是從有窗戶的時間點進入沒有窗戶的時間點,而余笙的應對方法相當于再次劃出了一個時間的分割節點,所以……它消失了。”

????白研良說得很詳細,在場之人也不是什么蠢人,思考片刻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????但明白歸明白,白研良這個想法實在太過匪夷所思,讓幾人有些難以接受。

????“很夠操縱時間的鬼……這……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了。”林燕的眉頭也緊緊皺著,低聲呢喃道。

????但這次,解答她疑惑的卻是李慕。

????他贊嘆地看了白研良一眼,說到:“你誤會白先生的意思了,祭血村的時空錯亂疊加,未必就是鬼造成的,我們需要尋找和解決的,也并不是這個現象出現的原因。白天我問過村長,按照他的說法,這村子里的人是古時候逃難來到這里的,但進來后就再也出不去,不過,這個說法顯然是騙人的,至少……不全是真的。”

????“嗯。”余笙聲音柔和地說道:“雖然貧窮落后,但這個村子里有現代文明的跡象,語言也不是古語,而且……魯冰燕的媽媽就是個外來人。”

????“等等。”白研良忽然看向了余笙,問到:“她是隨媽媽姓的?”

????余笙點了點頭:“嗯。”

????“她媽媽的名字是什么?”

????余笙想了想,說到:“好像叫……魯忍冬。”

????“對,就是魯忍冬。”

????白研良眼中閃過一絲疑惑,又閃過一絲了然。

????果真是她……

????“怎么了?”二人的對話讓林燕三人有些聽不懂。

????白研良摸著下巴,看著桌上燃著的搖曳的燭火,說到:“小斌說,去年在歸家祭上被獻祭掉的女人就是魯忍冬,而且,他對魯忍冬有奇怪的好感。”

????“不會吧?”林燕瞪大了眼睛,“小斌和魯冰燕的年紀差不多大,魯忍冬都能當他媽媽了!”

????“愛情來了,年齡是擋不住的。”說這話的,卻是蘇倩。

????她的情緒依舊很低落,顯然喻涵舟的死對于她而言不是一件能快速走出來的事。

????大家也沒有過于糾結這個問題。

????李慕掏出了一個筆記本,翻看了幾頁,眉頭深鎖。

????“女人……這祭血村最大的問題,還是出在女人身上,你們有了解到村里的女人為什么全都瘋了嗎?”李慕問到。

????所有人都搖了搖頭,只有蘇倩像是想起了什么,忽然說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二分时时彩一期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