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謎題太多,好在,時間也還足夠。

????白研良記得很清楚,這個任務的時限是七天。

????七天后,就算沒能解開一切謎題,只要還活著,也能安然無恙地回到霧集之中。

????“我們一定還遺漏了很多關鍵信息,吃過午飯之后大家趁著天還亮繼續分頭行動吧。”許知安捏了捏鼻梁,有些疲倦地說。

????“等等,我還有一件事沒說。”馮興漢看著自己的筆記本飛快說道。

????“據應城日報報社的說法,張雯還刊登了一則訊息,要求在明日公布,我用了一些手段,提前得到了消息。”

????馮興漢沒有具體說自己是怎么弄來這些消息的,只是看著手上的筆記本,一字一頓地說:“張巧。”

????他看向四人,合上了筆記本:“報社說,張雯要求明天刊登這個名叫張巧的女人的信息,也是失蹤信息。”

????“張巧?她是誰?”

????李悅君的疑惑不加掩飾。

????不僅是她,其余人也是這副模樣。

????白研良思索了片刻,終于決定,不再隱瞞這個消息。

????于是,他舉了舉手,道:“我知道。”

????“你?”

????眾人的目光看向了他。

????白研良點頭確認,再次說道:“我知道張巧。她是丁磊的弟妹,前些日子和新婚丈夫來應城度蜜月,然后……死了。”

????“死了?!”

????許知安瞪大眼睛,沙啞的嗓子驚呼出聲。

????“你怎么知道她死了?你難道親眼看見她死……”李悅君剛想繼續說,卻發現白研良正看著她。

????“還記得你看到的鬼嗎?”

????白研良的語氣很平淡,態度也很平和,但李悅君卻有些很不自在壓迫感,她下意識地點了點頭。

????“什么鬼?”其余三人對白研良和李悅君的對話感到有些不明所以,聽二人的意思,似乎這棟旅館里還有另外一只鬼?

????“張巧,她睡在我的床下。”

????白研良再次拋出了一顆zhà dàn,幾乎將所有人震得口瞪口呆,呼吸急促。

????“你……你說什么?!”

????白研良沒有回答這個毫無意義地問題,而是自顧自地說道:

????“之前,我回到了清醒過來的房間,想仔細看看她的相貌,然后我記下了她的樣子,用素描的形式畫了出來,并在旅館內四處詢問,服務員告訴我,她叫張巧,是丁磊的弟妹。”

????“等等!你的意思是……你的床下有一只鬼?”馮興漢一個精壯的漢子聲音都有些發顫,問出這句話時只覺得一股涼氣在后背鉆。

????“嗯,李小姐也看見過。”白研良點頭確認,然后看向了李悅君。

????誰知道,李悅君此刻也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,只是神情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和恐懼。

????“你……你回去找過她?只是為了看清她的臉?”李悅君完全無法想象去自己的床底下找鬼是一種什么情況,他是瘋子嗎?

????白研良輕輕點頭,隨即又移開目光,看向了姜黎三人:“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的身份,她就是張巧,不過……她已經死了,現在變成了一只鬼藏在我的床下,那……張雯刊登尋人信息的意圖是什么?她又和張巧是什么關系?以及……張雯在這兩起失蹤事件……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二分时时彩一期计划